• <div id="ay6i6"></div>
  • <input id="ay6i6"><code id="ay6i6"></code></input>
    Image

    行業資訊

    Solo創始人劉春河:從賣瓜少年到硅谷駭客的心路歷程

    轉【獵云網】,文: 范晶晶

     

         做為85后的創業者,赤子城創始人劉春河似乎比別人幸運,首個真正涉足互聯網的創業項目Solo在海外便積累了大量忠實用戶并且還在穩步擴張中,公司估值已超過1億美金,顯示出良好的增長態勢。2月19號大年初一,Solo聯合雅虎發力移動搜索,閃耀首屆雅虎全球開發者大會 ,在硅谷刮起了一股”Solo旋風”。Solo已經成為一個草根團隊快速成長為全球黑馬項目的典型案例。作為“白手起家”的創業代表,他們還被邀請參觀曾經誕生過Pinterest 的著名孵化器“駭客道場”。在那里,Solo團隊尋到了“駭客”知音。

         然而在這一切背后,他也有著與眾不同的人生與創業歷程。在2月7日舉辦的獵云創業公開課上,劉春河坦誠地分享了自己從高中起直至目前的人生經歷。同時,他提出了“內容至上,桌面必死”的大膽言論,炮轟國內互聯網行業的“叢林法則”,給聽眾帶來了一場非常接地氣的創業干貨總結。

         創業的獨立思考與 Solo的來龍去脈

         劉春河自幼一直生活在山東黃河邊上的窮村落,因此從小鍛煉出了自立、韌性的性格。高中剛畢業便去瞪著三輪車賣西瓜,從中積累了對他來說最為原始的商業頭腦,包括如何面對競爭對手、如何推銷等。

         2009年還在北郵讀書時,他開始組建赤子城團隊,但第一個項目不是Solo,而是一個面向二三線縣城落后高中生進行藝考培訓,經過一段嘗試之后便放棄,這段失敗段經歷讓他學習到了商業的本質。學生創業很理想主義,到了后來才發現社會是很殘酷和現實的世界。

         這也讓他展開更多的獨立思考。此后赤子城團隊回歸北京涉足技術培訓,在這過程中找到一個方向就是做海外,自主打造新產品,讓用戶手機更好用,經歷部分嘗試之后鎖定為Solo Launcher。

         本科學電子研究生學通信的劉春河認為“熵”的概念可以很好的體現互聯網的自由精神,“熵是代表一個系統的混亂程度,熵越大越無序”。他認為互聯網使得信息之間可以暢通無阻的到達,互聯網精神就是自由,使人和人簡單的聯系起來,互聯網可以讓一個平庸的人做成一些改變世界的事情,這也是Solo的一種含義。劉春河說,赤子城公司內部基本沒有什么規則,只有早上遲到了做俯臥撐的制度。他特別希望能給公司帶來一種氛圍,希望公司成為一個特別自由的組織。

         劉春河認為現在很多Launcher產品都在搶入口、搶流量,而媒體呼喊的桌面入口論會害死一大批創業者

         Solo Launcher 的第一款產品發布于2013年5月。發展之初,Solo Launcher 是一款可以支持用戶做高度定制、并且堅持免費的桌面,主要著力在海外市場。目前團隊30人左右,2014年年初曾獲得過200萬美金的天使投資,投資人有梅花天使創投的吳世春和明勢資本的黃明明。

         經過一年多時間的發展,Solo已經從之前的桌面逐漸發展成了一個solo系統,以桌面為核心,以高頻的入口型應用(鎖屏、天氣、消息提醒等)為外圍的產品矩陣。截止2014年12月Solo系統總用戶已經超過6000萬。劉春河透露,Solo Launcher 的產品是這個行業里第一個做極簡桌面的,在Google Play上是自然排名是最高的,但他們幾乎從來不做付費推廣,流量是很健康,因為他認為產品內容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       從Solo桌面到Solo系統

         劉春河在思考創業方向的時候,延續了獨立思考,而不要拘泥于現在大家都在做什么。劉春河分析了從PC互聯網的發展過程中的很多強大的工具類產品,比如千千靜聽,迅雷,電驢等之后,他得出一個極端的結論:工具是沒有價值的。原因有兩個:一是手機操作系統的日益強大自身功能將日益增強,擠壓工具產品的生存空間,尤其是需要下載的產品;二是用戶在換手機中多數應用并未隨之遷移,實際上,用戶手機里最常用的應用也就是10個左右,對劉春河而言最常用的就2、3個。

         具體到桌面,劉春河認為桌面必死。在他看來,桌面就是一個工具,用戶手機里面不會裝太長久,而且用戶是會不斷換手機的。所以桌面是沒有什么價值的,而且也不是一個強需求。

         和諸多移動互聯網產品一樣,Solo同樣是做流量入口,圈用戶,但早已跳出了原來范疇,產品不叫桌面而是Solo系統。赤子城團隊希望未來用戶在使用它的時候,不用下載App應用下載方式而是Html5的方式,所以已自己搭建了Html5引擎,未來可以去逐漸的延展。

         Solo的價值觀與方法論

         劉春河還在現場分享了Solo簡單、極端、謙卑的價值觀以及箭速迭代的方法論。

         所謂簡單是指特別簡單。他的公司沒有任何規則,沒有任何領導,沒有老板,沒有Title。一般公司有兩種稱呼,一種是劉總或者王總,一種是哥,各種哥。劉春河認為,第一種容易陷入官僚主義,而第二種容易陷入江湖義氣。因此,赤子城就學習阿里巴巴,就有了花名文化,劉春河的花名叫倉頡。

         第二個詞就是極端?;ヂ摼W公司有很多人講極致,極致就是追求完美的狀態。而劉春河的團隊是極端,跟極致不一樣,極端容易犯錯誤,他認為做一件事情不要顧及A和B之間的平衡,要么是A要么是B。要么不做,要么就做到底。而且如果是兩件事情他們就只做一件事情。

         創業公司最大的紅利就是極端,錯了之后可以再改,改了之后可以再錯,一直迭代。關于極端,劉春河坦言,他之前不敢出來見人,主要原因是他太胖了。但是他從3個月之前開始減肥,現在已經瘦身40斤,減肥都如此極端,何況做產品。

         第三是謙卑。他認為,有時候自我是讓人成長的動力,但是很多時候人不免會陷入自我的狀態,為了避免陷入這種狀態,我們就會強調一個詞語就是謙卑。謙卑不止是對人,還指得對事。我們和其他所有的出海的產品都一些很好的合作。 做人如此,做產品也是,一定要謙卑,懂得學習,懂得思考。和所有的合作伙伴,我們都希望先把利益給對方,先成就別人,然后成就我們自己。

         除了價值觀,劉春河認為最重要的就是箭速迭代,赤子城做產品的速度就是要非???。很多跟赤子城合作的公司, 覺得響應速度非???。因為團隊不怕犯錯誤,錯了就改,形成這樣的一個正向循環系統。

         劉春河說他現在有3個目標,首先希望做成一個十億用戶的產品;第二是希望能夠給這十億用戶傳遞美好而善良的價值;第三是希望做成一個像谷歌、阿里巴巴、騰訊一樣值錢的公司,給用戶帶來價值。

         叢林法則不應成為行業的主流

         眾所周知,叢林法則在國內互聯網行業司空見慣。很多人也學習各種策略辦法,各種大戰,不擇手段的競爭,互相潑臟水,遍地黑公關,彼此挖墻腳,甚至互相卸載對方產品。這也是Solo產品核心面向海外用戶發展的原因所在。

         劉春河希望這些在國內發生的暗黑的事情,不應該在海外出現,不希望叢林法則成為這個行業的主流。一個偉大的公司,從來不是靠叢林法則成就的。只有正能量的累積,才有可能傳遞美好和善良的價值。

         最后,劉春河認為創業沒有起點和終點?!拔也徽J為我們10年是開始,也不認為13年是開始,更不認為之前賣瓜的時候是開始。我覺得可能從一出生就注定要創業,同時我覺得創業也沒有終點,不知道會持續3年、5年還是20年,真正的創業者是一直在路上。他的奮斗的經歷可能會很長,很漫長,直到生命的終點?!?